-健康生活资讯-分享健康新闻
您的位置: 星辰健康网> 科学育儿 >本文

“剩男”&“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

发布时间:2019-12-18 07:17:48   来源:星辰健康网   作者:   
导语: 本文是由江苏省句容市的网友投稿,经过药酒哪个朝代编辑发布关于"“剩男”&“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剩男” & “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

“剩男”&“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

“每逢佳节被催婚”

这或许是广大单身大龄青年们共同的烦恼

今天小编带您从

文化人类学角度

了解“催婚”的父母们到底在焦虑什么?

01

历史上的“剩男”、“剩女”现象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恨嫁”等很多俗语及表述反映汉人社会对于人生的 “时序” 普遍地持有一些既定的观念:人到了某个年龄段,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就需要做那个年龄段的人应该做的事,这些事也是家长、长辈、亲友、教师和社会一般人士均假定或期待那个年龄段的人应该去做的事情,这类假定与期许一定程度上也是汉文化中人的“社会化”的动力机制之一。如果违背了这些期许或社会公众一般的认知,就会得到负面的关注或数落。旧时,广东省番禺俗谓弟妹嫁娶先于兄姐为“跨头” ,兄姐不能嫁娶致误弟妹之婚期者为“阻头”,“阻头” 被认为不便, “跨头”被认为不祥,故十二三岁即要订婚。女孩如不出嫁,就要自梳或冒贞(去男青年夭折者家里),方可躲过责难。再比如,在甘肃地区,男青年去找女青年的“求偶”行为,被叫做“做后生”,意思是说这种行为本来就应该是“后生” 所为。

“剩男”&“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

“宅”使青年人远离正常交流,脱离社会

如果青年人整天“宅”在家里,不去“做后生” ,反倒会让家长担忧。再进一步,就是有违“天时”、有悖“时序”。人民婚姻的“失时” ,在中国常被视为是很严重的问题。古代皇帝要操心的大事之一,便是不能使人民婚姻“失时”,因为婚姻及其人口的繁衍乃是社会发展和存续的基础。汉人社会历来对婚姻“失时”的情况非常敏感,经常为此感到不安。王震将军当年曾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将士们物色配偶的故事,就被认为是一种“仁政”和“德举” 。

“剩男”&“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

古代婚嫁

历来多位国家领导人关心大龄青年的故事,也绝非只是装装样子对于”大龄青年”的个人婚姻问题,忧心忡忡的不仅是家长,还有邻居和社区的大妈大婶,都会以各种形式表示关注和担心热衷于给”大龄青年”介绍异性朋友的大妈们,绝不是因为她们闲得无聊。

02

当代“剩男”“剩女”文化

目前,据说全国约有单身的“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近600万人,事实上,这些被揶揄为“剩男”和“剩女”的人们常处于各种焦虑状态,他们或她们中有些人积极进取,致力于类似日本社会里大龄男女的“婚活”,即以结婚为目的参与各种社交活动; 也有很多人坚守自己的底线,不为周围异样的目光所动。他们或她们有可能面临所谓“逼婚”或迫不得已的“相亲” ,以至于出现了过年回家前临时“租赁”女友或男友的“生意”。

“剩男”&“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

儿女相亲,父母唱主角

更夸张的是,近些年来,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全国几乎所有的大、中城市,均不约而同地兴起了“白发相亲” 的社会现象。“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家长们基于子女尚未完婚,自己就责任仍在的认知,对大都是独生子女的儿女们的婚姻大事尚未解决感到寝食不安。于是,老爸老妈比本人更着急,遂亲自出马,代替子女频繁地前往相亲。显然这在其他国家或文化的人们看来有些过分、甚至匪夷所思的“父母相亲”现象,意味着汉文化有关“婚时”的传统文化逻辑依然鲜活、有效地发挥着作用。

“剩男”&“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

济南相亲会 白发父母上阵

当代中国以互联网为王的各种公共媒体,对于日益增长蔓延的“剩男” (年过四十而未婚? )、“剩女”(年过三十而未婚? )现象,表现出过分重视、过度关注以及调侃、讽刺 、同情、怜悯、厌恶、焦虑,甚或恶意攻击等多种复杂的反应,这应该也是基于上述的文化逻辑。

03

“剩女”比“剩男”更压力“山”大

一般来说,相比起“剩男” 来, “剩女” 们面临的压力和困扰更多,这主要是因为汉人社会里的“社会性别” 观念对男子的“适婚年龄”更为宽容,而女子在“适婚年龄”之外,更有一个生育最佳适龄期的制约。这些主要来自父母和长辈亲友以及社区的压力,对于男女当事人而言,甚至也能促成类似于人类学家德里克·弗里曼曾经在萨摩亚人的青春期里发现的那种“摩苏”状态:执拗、反对、不情愿、精神上的紊乱或沉默地对峙等。汉人社会尤其是家长亲友们给“剩男”、“剩女”施加影响和压力的理由,是因为汉文化基本上还是希望后代子女能够不违“婚时”地谈婚论嫁、生儿育女。事实上,很多“剩男”,“剩女”自身始终对婚姻汲汲以求、心怀向往,甚至一些人也并不缺少性活动的伴侣,但“剩男”、“剩女”问题之所以刺痛媒体和公众的神经,主要是由于他们或她们的行为或状态,对于传统的汉文化关于人的分类以及建立在这种分类基础之上的社会秩序有所颠覆。

“剩男”&“剩女”,父母们在焦虑什么?

04

“剩男”、“剩女”父母们到底在焦虑什么?

从文化人类学和民俗学角度出发,我们可以为中国的“剩女”、“剩男”问题以及她们或他们所面临的歧视提供一个新的解释,亦即社会及文化对于人从“生”到“熟”的成长,或人之“为人”原本是有一些基本的设计和期许的。这些通常并不是被明文记载下来,但却以“常识”存在的“理所当然”的期许,无论因哪种原因,包括年轻女性追求自我的极具正当性的原因,一旦难以被满足,很自然地就会引起社会及文化包括“焦虑”在内的各种反应。

我认为, “父母相亲”现象的出现和扩大,正是中国社会及文化对于“剩女”、“剩男”们脱离那些期许所体现出的焦虑性反应所致。或许这样的期许和相关的“焦虑”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例如,在日本,女性个人追求的自由已经确立,但焦虑并不因此而减少,无论是父母的焦虑,还是全社会对“少子化”和人口减少导致国力衰退的焦虑,都显而易见,只是它没有发展到“父母相亲”的程度或不以这种形式表现出来而已。如此看来,我们就可以将中国的“父母相亲”视为是家长们基于对子女的未婚、不婚或失婚状态之深切焦虑的合理反映了。

青年男女到达某年龄段,这在汉人的社会及文化里意味着身体自然性的“成熟” ,但这种 “成熟”如果不能同时和其社会性的“成熟”(其标准为拥有婚姻家庭、子、可靠的职业和良好的社会关系等)相匹配、相同步,就有可能被视为“半熟”或“夹生” ,亦即不完善、有缺失等,这正是父母们急切焦虑的起源,也是现代中国社会中“剩女”与“剩男”歧视的起源。

(摘自《 生熟有度》周星)

点击图片,一键购买

《生熟有度》

周星著

汉人社会及文化的一项结构主义人类学研究

从“生与熟”这对分类概念发掘

汉文化的深层结构与逻辑

解读中国汉文化整体逻辑密码

“生”与“熟”是汉人社会与文化中的一组基本的分类范畴,它缘起于日常生活,并扩展、渗透和弥漫于社会文化的各层面,具有多重性的意义。本书向读者全面地展示“生/熟”分类范畴在汉人的日常生活、社会结构及文化实践中所具备的深刻寓意,并以此作为解读中国汉文化整体逻辑的一个密码。作者运用本土社会文化素材的解读,扩展了列维-斯特劳斯的“生/熟”概念的解释力。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ye.xcjkw.com/yenews/3767.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星辰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星辰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