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生活资讯-分享健康新闻
您的位置: 星辰健康网> 科学育儿 >本文

3岁儿子失踪后水城这对父母原址等22年终等回被拐孩子

发布时间:2020-05-04 07:59:59   来源:星辰健康网   作者: 辽宁省铁岭市  
导语: 本文是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市的网友投稿,经过零尾虚无编辑发布关于"3岁儿子失踪后水城这对父母原址等22年终等回被拐孩子"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3岁儿子失踪后 水城这对父母原址等22年终等回被拐孩子

22年前,贵州省水城县勺米镇范家寨村进城务工的吴发伦与妻子黄顺群,遭遇了3岁儿子失踪的恶梦。

22年来,他们找遍了能找的地方,哪怕因城市改造原来租住的民房早已变成高楼,但他们依然在原址等待,期盼有一天儿子寻来。

这个奇迹,终于在2020年5月2日等来……

3岁儿子失踪后水城这对父母原址等22年终等回被拐孩子

母亲转个身 3岁儿子失踪

1995年,吴发伦与妻子黄顺群结婚后,离开了大山深处的水城县勺米镇范家寨村,进城打拼,租住在六盘水明湖路原六盘水市卫校对面的一民房里。

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吴维出生,这给夫妻带来了拼搏的无尽动力。

然而,1999年7月22日,这天对吴发伦与妻子来说,是一个恶梦的开始。

当天上午10时许,吃完早餐后,看到儿子在出租屋的院子里玩耍,黄顺群便转身进屋洗碗,不过一会功夫,她发现儿子不见了。

黄顺群屋里屋外找了几圈不见儿子的身影后,迅速发动邻居帮助寻找,但无果。

接下来,吴发伦报了案,并在六盘水城区大街小巷张贴寻人启事,还发动亲朋好友帮忙,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但几个月下来,一无所获,儿子似乎从夫妻二人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那几年,包括前往贵阳,只要听说哪里有警方解救了被拐孩子,我们都毫不犹豫赶去求证,希望儿子就在被解救的孩子之中,但一次又一次,我们都失望了!”谈到寻找儿子的历程,吴发伦眼含泪花。

原址等22年 5次提交血样

时光荏苒,尽管每一次寻找都是失望而归,但吴发伦夫妇始终没有放弃。他们坚信,儿子一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着回家。

多年前,因城市改造,原来儿子失踪时租住的地方,民房早已拆除,变成了高楼。“但河还在,山未变,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在原址上买了一套房,希望儿子哪天寻回来时,还能认出水城河,认出天波楼这座山,他就有了更加清晰的寻找线索。”吴发伦说,他们一家,已在原址上等了儿子22年。

从2014年开始,吴发伦与妻子黄顺群,更是先后5次采集血样,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儿童DNA数据库”,他们期望失踪的儿子也会通过该系统查找他们,终有一天能比对成功。

也是从2014年起,吴发伦开始通过宝贝回家寻子网寻找儿子。当他们进行登记后,这些年来,从志愿者“静”,到“贵州山哥”,再到“回风舞雪”,宝贝回家贵州的3名志愿者,不断接力为夫妻二人发帖、指导他们采血、为寻找吴维奔忙着……

数千公里外 母子心连心

在吴发伦夫妇苦苦寻子22年的岁月里,远在数千公里外的江苏邳州市,也有一个叫戴龙的小伙子,不断寻找自己的身世之谜。

“在我五六岁的时候,邻居总是问家里人疼不疼我、对我好不好,这些奇怪的问题,让我产生了怀疑,好像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一样。”戴龙说,但邳州的父母都对他很好,他只好先把怀疑藏在了心底。

同是2014年,18岁的戴龙开始浏览一些寻找亲人的电视节目和网站,期望有人能找一个像自己的人,但他却不敢公开登记,就怕伤害到对自己很好的父母。他甚至找到警方,悄悄采集了血液样本,希望知道自己的身世秘密。

3年前,戴龙开始试探性地问自己的父母。此时,父亲也不再隐瞒,直接告诉他,在他3岁那年,父亲身体不好,只有姐姐一个人,担心的事情太多,于是父亲花了8000元,将他从人贩子手中买回家,寄希望以后他能“立门户”。

“养父母说我可能来自贵州,如果要寻找亲生父母,他们支持!”戴龙说,也就是从3年前开始,他公开通过寻亲网站,寻找自己的亲生家庭,也得到众多志愿者的帮忙。

就在今年2月底,戴龙突然接到四川资阳市公安局一民警的电话,民警说在大数据比对中,发现他可能来自贵州六盘水一家庭,让他再次采血复核。

而在今年正月二十六日,黄顺群同样做了一个梦:“梦到儿子背着一个帆布包来找我,长得好高好帅!”

而没过多久,黄顺群就接到了志愿者的电话通知,说资阳警方在找他们一家,让他与丈夫采血进一步送检。

4月21日,资阳警方DNA比对结果出来,证实吴发伦与黄顺群,就是戴龙的生物学父母,戴龙就是那个失踪了22年的吴维。

3岁儿子失踪后水城这对父母原址等22年终等回被拐孩子

5月2日11时,在江苏徐州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张罗与护送下,戴龙从徐州登上了前往贵阳的航班,之后转机六盘水月照机场。

当日16时41分,班机降落后,戴龙走出机场,迎面接过了宝贝回家六盘水志愿者献上的鲜花,激动不已:“身份之秘即将揭开,我不知道说什么,唯有感谢!”

在数十名宝贝回家六盘水志愿者的护送下,戴龙被接往安排在万达广场内的认亲现场。

当主持人宣布资阳警方DNA认证法律文书后,台上,吴发伦与黄顺群,走向冲上台的戴龙,一家人抱头痛哭,久久不愿松手……

“太神奇了,我儿子背的真是帆布包,和我做的那个梦几乎一样!”事后黄顺群表示。

戴龙目前是江苏一家安保公司的押运员,他表示,将趁着五一小长假,充分和父母交流,再议未来。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高松)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ye.xcjkw.com/yenews/6779.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星辰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星辰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标签